艺术评论

艺术报道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艺术评论

“君子之风”不可丢——从开笔会、办画展、出画册的门槛说起

加入日期:2013-6-9 来源:嘉鸿艺术网
开笔会,办画展,出画册,在过去是普通书画作者想都不敢想的大事情。费用问题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你有没有那个资格。对资格的评定把关,一方面来自主管机构单位,另一方面则是作者自己给自己设置门槛。那时的审批标准繁复严格自不待言,但绘画者也都有自知之明、羞耻之心。说句大白话,就是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即使有条件开笔会、办画展、出画册,也是仔细又仔细,谨慎又谨慎,兢兢业业,战战兢兢,没有十足的把握和信心,不敢轻易出手。这样做的原因,无非是出于职业道德,出于对艺术的敬畏之心,对观众尊敬重视,唯恐作品拿出去露怯出丑、贻笑大方。
  现在不同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孔方兄已经基本成了操控一切活动、展览和出版的最高权威,只要“资金到位”——有了钱,门槛立马降低,甚至消失。别说还会涂抹两笔,即使是纯粹的“篱笆”“棒槌”,照样“闪亮登场”、哗众取宠……就像武大郎出战篮球比赛,猪八戒参加选美演出,不但观众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当事人也绝对能做到“脸不变红心不跳”。
  再说句得罪人的话,眼下在中国,只要拿得动毛笔并知道大头朝下的人,就敢自称“书画家”,就敢四处出席笔会、任意举办画展、公开出版画册;至于各种满天飞的“头衔”“证书”,更是不把别人吓得半死不罢休……
  如果从“贵在参与”“普及”等意义上来说,上述现象似乎未尝不是好事,就像当年的“全村写诗”“全民跳(忠字)舞”,毕竟比大家都一窝蜂去打麻雀、批孔老二要好些。但是,中国书画毕竟是严肃正经、正派高雅的艺术,毕竟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宝贵遗产,也是我们在面对西方文化大举入侵时能够拿得出手与之抗衡的少数“武器”“法宝”之一。如果作为炎黄子孙的我们自己都不珍惜、不爱护,甘愿做败家子,随意糟蹋传统民族文化,随意粗制滥造艺术垃圾,岂不是要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丢丑现眼吗?!别说对不起五千年文明史和列祖列宗,起码也对不起“中国书画”这四个大字,对不起爹妈给的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吧?!
  近几十年的实践证明,开笔会、办画展、出画册门槛的降低与消失,绝对是弊大于利,除了表面混个繁荣热闹之外,对中国书画事业的健康发展和提高中国书画从业者的整体水平没有任何实质性益处,反而助长孳生出许多不良风气,最明显的就是浮躁浅薄、骄傲自满、妄自尊大、忽悠夸张之风。俗话说“学坏容易学好难”,由于滥竽充数者在人数上居多,久而久之,竟然把许多有水平够资格的人也给“带坏”了!一些本来有身份有地位的著名画家、教授、博导,也耐不住寂寞,禁不住诱惑,随波逐流,加入到庸俗虚伪的行列。
  这些人被名利引诱蛊惑,迷乱了心性,忘记了一个最起码的道理——“画品即人品”。中国书画艺术之所以高雅,就是因为历代优秀中国书画艺术家的人品高雅,而高雅人品的最基本标志,就是谦虚谨慎、淡泊名利。
  现在中国自上而下大搞经济,而经济成功的标志就是竞争领先,就是赚钱发财。因此,当代人是否还需要“淡泊名利”尚有待商榷,但是“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应该也必须成为中国文化传统和中国文化人坚守的底线,则是确切无疑的。“欲作画先做人”——凡是从事中国书画艺术的人,首先要加强人格、人品、学识等素质方面的修养,使自己成为或争取成为一个博学多识、儒雅文静、谨言慎行、虚怀若谷的“谦谦君子”。
  可笑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人整天笔下画着“君子”——梅、兰、松、竹、菊,以及遁迹山林、逃避世俗名利的高人隐士,书写着古今圣贤修身齐家的格言警句,甚至宗教领域高深玄妙的戒律信条,但其实满脑子赚钱发财,一肚子唯利是图,压根儿与“君子”的高风亮节不沾边、不搭界,甚至背道而驰。确切地说,书法绘画在他们心目中只不过是满足物欲或附庸风雅的工具而已。
  这些人为了欺世盗名、获取利益,做足了“画外功夫”。他们游走于官场商场之中,极尽巴结拉拢之能事,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寻求资金赞助。然后在笔会上表演作秀、故弄玄虚、蒙骗观众;办画展则请来高官、富贾、专家、美女捧场造势,并举行貌似严肃正经实际胡吹滥捧的研讨会;出版画册时,除了作品不是主要的,其它诸如名家序言、领导照片、本人介绍、吹捧文摘……则都是必须精心策划、突出显摆的。
  还有某些人善于包装伪装,他们貌似清高,或布履华服,或披发长髯,频繁出镜亮相,动辄背诵几篇国学经典,领先几度拍卖行情,便俨然以“大师”自居,傲慢狂妄不可一世。然而,一旦受到来自舆论与观众的正常批评时,他们便立马气急败坏、丢弃伪装,现了市井俗众、泼妇膀爷的原形……同样是舆论,他们面对崇商媚富、胡编乱造、谬误百出的所谓“画家富豪排行榜”,只因为自己榜上有名,即使财富数字出现加减法错误,也照样装聋作哑、不闻不问,更不会对簿公堂。
  最可耻、可鄙的是某些书画圈内的专家、学者,他们彻底被金钱俘虏,心甘情愿当奴隶做应声虫,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信口雌黄、指鹿为马,为形形色色的“南郭先生”“裸体皇帝”当吹鼓手……
  显然,如此种种表现,距离真正的“君子”都相差着十万八千里。
  相比之下,真正的大师,真正具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君子之风的艺术家,无不是虚怀若谷,甚至是惯于自贬自嘲的。
  仅以齐白石、启功为例,他们的艺术成就、文学造诣举世公认,被尊为“大师”无可置疑、绝无争议,但齐白石却在作品题跋和图章印文中,反复强调自己是“木匠”“老农民”“草木众人”……启功则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是“中学生”而且“学不精、专不透”……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趣——越是怕别人瞧不起,越是自吹自擂、涂脂抹粉,别人越是不买账;而越是谦虚谨慎,越是自轻自贱,越是能赢得公众的尊重和历史的肯定。
  笔者日前采访江苏一位擅画墨竹的画家时,刚一交谈,便不禁肃然起敬、刮目相看。因为他一再声明自己仅仅是一个“画者”,绝不敢以“画家”自居。其实他非常勤奋敬业、刻苦努力,而且成绩不俗。
  但愿我们的中国书画界能够多一些有真才实学、谦虚谨慎的“画者”,少一些浮躁浅薄、妄自尊大的“大师”,重新找回久违了的“君子之风”。





·向上:收藏与人生(2013-6-9)
·向下:书画鉴藏有学问(2013-6-9)
QQ咨询
网上订购